栏目导航

期望

鹏聪的名字早就起好了。他父母认为这个儿子不是毛泽东也要是邓小平,再不济也得是个牛顿——鹏程万里、聪明伶俐嘛!
淡乐的名字也是定好的。他父母来自农村,父亲是农民工,母亲在菜馆洗碗。他父母觉得他只要平平安安过一生就好了——粗茶淡饭、知足常乐嘛
 
五岁,鹏聪去上钢琴培训。他天资好,学得快,老师器重他。
五岁,淡乐在门前玩沙。父母偶尔带他进城就带他去儿童乐园玩,他一玩就是一整天,玩得尽兴。
 
七岁,鹏聪进了小学。第一次测验就拿了个满分。他高兴地把试卷拿回家,父母没有挤出一丝笑容,拉着他继续去弹钢琴——他们认为,儿子得满分理所当然。
七岁,淡乐的父母把淡乐放在城里来读书。他们认为,让孩子受点好教育就好,至于成绩,没必要和人家城里的孩子比。淡乐恰好和鹏聪同班。第一次测验,他只有60分。他沮丧地把这个消息告诉了妈妈,并且说有一个叫鹏聪的得了100分。可是他妈妈可高兴了——管他别人多少分呢,他只看到试卷上有很多红勾,本来她以为只会有叉的。
第二次测验,鹏聪得了95分。父母拿着试卷,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儿子会出错。鹏聪被呵斥了一顿,将错误罚抄了50遍。之后,他每次面临试卷手都会颤抖——他不敢出任何差错!可是越这样想越容易出错。于是父母开始怀疑:他不是个天才,其实只是个普通人。
第二次测验,淡乐得了65分。父母拿着试卷,手指脚趾并用才数出有13个红勾——比上次多了一个!父母很高兴,那天给淡乐多煎了一个荷包蛋。他们对淡乐说:“得个60分就不错了,偶尔多来个勾也就够了,不要勉强。”可是以后淡乐的试卷上红勾越来越多,以至于爸妈要把手指脚趾全加起来才算得出有几个勾——他已经100分了!他们开始怀疑:我儿子不是普通人,至少不比城里人差。
15岁,中考考场上,鹏聪正在抓耳挠腮,努力看懂试卷上的“天文符号”。13岁时,他第一次进入网吧,开始玩《梦幻西游》,从此学会了逃学上网。他的父母已经不想管他了——他们相信,这个儿子不是天才,而是个流氓下贱种。
15岁,中考考场上。淡乐健笔如飞,雪白的试卷上不多久就印上了漂亮的解答。13岁时,他第一次得了个年级第一,后来他也就一直霸占着,很少有人和他争。他的父母的想法已经改变了:我的儿子不是普通人,他肯定是个天才!
30岁,鹏聪下岗了,他妈帮他找了一份工作,过两天应聘。谈起他儿子,这位母亲总是会说:“唉,别提了,原以为他是个天才,其实是个庸人,还要我为他操心。”
30岁,淡乐已经当上了自己的老板。过两天就要招新了,淡乐正琢磨着怎样才能选到人才。他妈妈整天笑呵呵的,喜欢对人说:“原以为我儿子只是个普通人,没想到他居然是个天才呢!”
这次招聘,淡乐在台上,鹏聪在台下。可是23年前,鹏聪在台上领奖,淡乐在台下羡慕地看着。
后来,鹏聪的父母和淡乐的父母都进了养老院,还住得很近,他们之间,住着一位退休的教育家。教育家和两家人关系都还好,也就知道了鹏聪和淡乐的经历。他在自己的笔记本中写道:
面对刚出生的婴儿,父母有两种选择:一是期望他成为伟人,在他一次次犯错之后终于不甘心地承认他其实是个庸人;一是期望他平平安安一生,但却在一次次发现他的优点后终于欣喜地断定他确实是个天才。
教育家合上笔记本,外面路灯亮了,该去跳广场舞了。他不好去批评鹏聪的父母——他们的动机完全没有问题。他们也不会相信他的“胡说八道”。不仅是他们,天下的父母都不会相信他——谁愿意一开始就贬低自己的掌上明珠呢!
  • 上一信息: 回归自然
  • 下一信息: 幸福一家人